向一线抗击疫情的医疗工作者及科研人员致敬

2020/1/31 17:50:01      点击:

在新冠病毒肆虐之际,在国家的英明领导指挥下,祖国一线医疗工作者不畏危险奋战一线,是他们的逆行为我们捍卫生命的防线,在此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表达我们最深沉的敬意。同时广大科研工作者也积极开发相应药物及检测试剂,你们是祖国的脊梁,相信我们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在中央的英明领导指挥下,一定战胜疫情,坚定实现伟大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注册送25金币一种在研抗埃博拉药物显示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治疗中最有希望,这也为行业内有意涉及此类药物开发的药物研发及制药企业提供参考。注册送25金币|注册送25金币_欢迎您几个中间体产品在本次研发抗新冠病毒药物中属于初级原料,被国内众多研发企业应用于新冠药物研发中,我们为此也尽绵薄之力,希望早日控制疫情。

冠状病毒是RNA病毒,在37度以上温度下其实比较难以存活,也就是说大概天气转暖后,疫情会自然好转许多,17年前的非典也是如此。
自我保护的手段除了戴口罩之外,我们要明确执行吃的东西要煮熟,要煮熟,要煮熟,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其次最好的消毒手段不是什么醋熏,84消毒液,而是通风,在空气流通的情况下,病毒很难存活,会大大降低感染率。
另外大家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回家洗手,保护自己的同时也是对他人和家人负责
当一种令人恐惧的新病毒出现时,除了研发新药物和疫苗之外,科学家还会考虑尝试现有的抗病毒药物,说不定能得到好结果。

在 2003 年 SARS 期间,科学家就使用蛋白酶抑制剂降低患者病毒数量,并且蛋白酶抑制剂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有效。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与 SARS、MERS 病毒一样,都属冠状病毒,因此,科学家推测蛋白酶抑制剂可以降低患者体内的新型冠状病毒数量。

蛋白酶抑制剂是一种以蛋白酶为靶点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目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已经推荐抗艾滋药物可纳入试用范畴。中国科学家正在测试这个抗艾滋药物方案,以核查其是否能有效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抗艾滋药物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信息为公众所熟知,源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王广发表示,很多病人一般需要一周多到两周才能逐渐控制和好转,而他服用抗艾滋药物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体温就降下来了。

然而据 1 月 27 日《科学》杂志报道,目前研究尚不能确认抗艾滋药物的有效性,最有潜力的药物可能是抗埃博拉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
瑞德西韦是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吉利德(Gilead)的产品,是该公司在 2014 年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以及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合作开发的。这款药还在埃博拉病毒感染的临床治疗研究阶段,目前并无上市。

最具潜力的药物

瑞德西韦(RDV)是 RNA 聚合酶抑制剂,一款新型核苷类似物抗病毒药物,可以通过抑制病毒核酸合成抗病毒。该药主要作为埃博拉病毒的试验药物进行研究,目前已经完成III期临床试验。随后研究发现,该药的效果不限于埃博拉病毒这类的丝状病毒,对于冠状病毒等多种病毒也有抑制效果。

据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教授在其所在的临床中心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介绍,通过对人肺上皮细胞进行冠状病毒培养,发现瑞德西韦具有强效的抗病毒疗效,对于 MERS 病毒和 SARS 病毒,其有效性远高于抗艾滋药物克力芝。动物实验表明,预防性和早期使用瑞德西韦能够明显降低 SARS 病毒和 MERS 病毒感染小鼠的肺组织病毒负荷水平,同时改善肺功能、缓解症状。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与克力芝联合干扰素相比,瑞德西韦在体外细胞培养以及动物实验中的表现都要更优,并且是唯一能够改善肺组织病理损伤的治疗药物。

科学家推测,瑞德西韦可能有助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卢洪洲认为,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瑞德西韦可能是最具潜力的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不过其在人体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还没有相关研究。

据《科学》杂志,一直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范德比尔特大学病毒学家马克·丹尼森(Mark Denison)说,“瑞德西韦在测试中对每种冠状病毒都有效,我不信它会对新型冠状病毒无效。”

丹尼森的看法是,无论哪种药物,如果在感染后立即用药就可能有更好的收益。在降低体内病毒负荷方面,瑞德西韦表现优秀。只是许多呼吸道感染的病人常常在症状加重时才会就医。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也认为,瑞德西韦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最有前景的药物,只是这款药物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都还没有。

抗艾滋药物只是试用,有效性尚存疑

鉴于瑞德西韦尚在研究阶段而没有上市,国家卫生健康委 1 月 27 日颁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指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方案可试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治疗。

该方案称:可试用 α-干扰素雾化吸入(成人每次 500 万 U,加入灭菌注射用水 2ml,每日 2 次);洛匹那韦/利托那韦(200 mg/50 mg,每粒)每次 2 粒,每日二次。

生物医药公司艾伯维(AbbVie)已经向中国捐赠了价值 200 万美元的该药物组合产品。

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这两个药的复方制剂名为克力芝。按照卢洪洲的说法,克力芝是艾滋病专科医生的老朋友了,临床上克力芝联合其他抗 HIV 药物一起构成治疗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

克力芝的主要成分是洛匹那韦(lopinavir),是一种抗逆转录蛋白酶抑制剂,在与 HIV 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后,可抑制病毒多蛋白前体分裂,其产生的病毒颗粒则不成熟且无传染性。低剂量的利托那韦可提高洛匹那韦的血药浓度,这也是洛匹那韦通常和利托那韦联合使用的原因。SARS 疫情爆发时,香港科学家曾使用克力芝联合利巴韦林治疗 SARS 患者。

1 月 23 日,之前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王广发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克力芝对他很有效,服用后只用了一天体温就好转。不过他强调说,这只是他的个例,目前还不清楚对其他病患是否有效。

1 月 25 日,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新型肺炎进行抗病毒治疗,“是合理的但也是冒险的”。

1 月 26 日,卢洪洲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表示,艾滋病治疗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已用于上海市的新型肺炎确诊病例的治疗,“临床观察有效果,但这只是一个初步结论,我们还要做更多的观察。”

《科学》杂志这篇发表于 1 月 27 日的报道称,对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研究人员已经在尝试抗艾滋药物以及尚未上市的抗埃博拉病毒药物。


图丨1月24日,国家病原微生物资源库发布了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成功分离的我国第一株病毒毒种信息及其电镜照片、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引物和探针序列等国内首次发布的重要权威信息,并提供共享服务(来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

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科学家已经用抗艾滋药物对 41 名患者进行了试验,其药物方案正是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的药物组合。

这项研究已经发表在了 1 月 24 日的《柳叶刀》杂志上。论文作者称,有证据显示该疗法有效。因为2004年的研究显示,该药物疗法对 SARS 有临床收益。SARS 和新型肺炎病毒同属于冠状病毒。

《科学》杂志指出,在这篇在线发表的有关 2019 新型冠状病毒论文中,只是 41 名患者的研究,并未采用临床试验金标准,即随机双盲对照试验,也没有安慰剂试验组。研究只是与曾接受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与利巴韦林的 SARS 患者治疗进行了比较,后者在早期仅用了利巴韦林。后者英文名 Ribavirin,俗称病毒唑,是一种抗病毒药,适用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引起的病毒性肺炎与支气管炎,皮肤疱疹病毒感染。

然而全球在 2004 年之后就没有 SARS 发生了,那么这种比较研究就显得牵强。

寄望抑制剂,在《财新》的报道中,袁国勇表示,蛋白酶抑制剂的效用要比激素治疗效果好。虽然激素治疗能将炎症反应控制住,发烧得到了抑制,但很多时候病人会保持衰弱状态。

蛋白酶抑制剂可与病毒蛋白酶催化基因结合,从而抑制酶活性,导致蛋白前体不能裂解,病毒就不会成熟具备感染性。

蛋白酶抑制剂还用于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临床测试,这是 2012 年 9 月在沙特阿拉伯首先发现的由冠状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疾病。沙特阿拉伯正在进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加重组人干扰素 beta-1b 的联合治疗,beta-1b 可增强免疫反应。不过,《科学》杂志指出,相对于 SARS 病毒,MERS 病毒在进化树上距离新型冠状病毒更远,那么其临床研究的借鉴价值也就更少。

在《科学》杂志的报道中,袁国勇称,香港科学家已经在测试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加干扰素 beta-1b 的联合治疗方案。

还有其他消息。德国吕贝克大学生化教授、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罗尔夫·希根费尔德( Rolf Hilgenfeld )前往中国带来了冠状病毒抑制剂。只是这款正在试验中的抑制剂并非针对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研发。

如果要寄希望于科学家口中最有潜力的瑞德西韦,就需要吉利德公司的援手。这是一家以研究为基础,从事药品开发和销售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产品领域主要包括艾滋病、肝脏疾病、癌症、炎症和呼吸系统疾病以及心血管疾病。

瑞德西韦为在研药物,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许可或批准。吉利德表示,正在与美国和中国的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就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爆发进行积极的沟通,并讨论使用在研药物瑞德西韦进行治疗的可能性。包括与监管机构合作在内的后续计划也在进行中。
1.流感方向,东阳光药、众生药业、以岭药业等为代表
流感方向之前主要受流感影响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热度,但是如果从病毒的治疗角度看的话,实际起到的作用非常的小。但是由于市场的舆论传导的影响下,可威和莲花清瘟的销量肯定会大涨,很多地方都卖断货,都是自家独家品种(奥司他韦原料药东阳光药国内厂商独家),对业绩的提升的确有较大的帮助,但是产能问题是一个上限,大家要单独分析。众生的流感药品线还在研发中,这个就不多说。
总的来说疫情对相关企业的业绩的确有正影响。但同时不能忽视个股的基本面其它的问题。比如东阳光药的研究院品种购入问题,以岭的财务模型等,他们的业绩可持续性是值得考究的。
2.检疫检验方向,盘面以万孚生物、达安基因、硕世生物等
关于试剂盒的问题最近炒的比较热,但其实大家把这个问题想的有点复杂了,对于病毒的特异性检测(PCR方法)现在不比以前,开发检测试剂盒最重要的是找到该病毒的特意基因序列,现在基因测序技术非常发达,相关机构已经第一时间测出了全基因序列,并上传,大家都可公开下载查询,然后把该病毒序列与基因组数据库通过生物信息学方法做比对,筛选出特异性基因片段,针对特异性片段设计PCR引物,进行验证即可,PCR的反应条件和灵敏度需要后持续改善,在当前的生物技术背景下,这个过程其实比较简单,成熟。现在已经有好几家厂家,包括很多非上市公司都宣布做出来了。
这不是个很难的事情,PCR检测试剂盒一个硕士毕业生捣鼓两天也能出来,而今天下午报道的京天成的抗体也是检测用抗体不是治疗性抗体。在这种情况下,产品门槛不是很高,多家都有的情况下,其实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不会很大。炒归炒,但是最好也还是时刻保持理性,后续下跌的风险还是很大的。水涨船高,估值涨一波后都不低了。
检测试剂盒的成功研发可以迅速帮助医疗监控机构快速的确认哪些是病毒感染人群,哪些只是普通的流感病人,有助于疫情的防控和资源的合理利用。
但是临床其实PCR试剂盒一是费用相对较高,而且检测速度相对没那么快,而且基层医院没有PCR实验室,不能开展相关工作,如果能开发出快速检验试纸或其它更快的方法更加有利于疫情的防控。
做出剑容易,做出宝剑难啊。

自我保护的手段除了戴口罩之外,我们要明确执行吃的东西要煮熟,要煮熟,要煮熟,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其次最好的消毒手段不是什么醋熏,84消毒液,而是通风,在空气流通的情况下,病毒很难存活,会大大降低感染率。
另外大家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回家洗手,保护自己的同时也是对他人和家人负责。